心语情感挽回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婚姻挽救 > 妻子和情人一起怀孕,娘家人赶来讨说法,男人却躲了,妻子心寒

妻子和情人一起怀孕,娘家人赶来讨说法,男人却躲了,妻子心寒

作者:心语 2021-07-11婚姻挽救来源:http://www.xyqinggan.com/
妻子和情人同时怀孕,娘家人赶来讨说法,男人却躲了,妻子心寒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强子的消息。强子通过钱玲兰给的联系人,查看了整个县城的监控录像,最终在一处新小区发现了冯军的踪迹。堵住冯军之后,强子立马把好消息传达给了钱玲兰。钱玲兰又立马把大姐家的定位发给了他,让他马上带着冯军赶过来。冯军脑袋灵光,他被强制押上车的时候,就猜到了钱玲兰一定回来

妻子和情人同时怀孕,娘家人赶来讨说法,男人却躲了,妻子心寒

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强子的消息。

  强子通过钱玲兰给的联系人,查看了整个县城的监控录像,最终在一处新小区发现了冯军的踪迹。

  堵住冯军之后,强子立马把好消息传达给了钱玲兰。

  钱玲兰又立马把大姐家的定位发给了他,让他马上带着冯军赶过来。

  冯军脑袋灵光,他被强制押上车的时候,就猜到了钱玲兰一定回来了。一路上他都在飞速地想办法如何获得同情和原谅。

  强子没想到老板郭青松也在,一进屋他也吃了一惊,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冯军前脚刚进门,钱妈妈立刻就冲了上去,抓住他的头发,又拉又扯,嘴巴也没闲着:“你这个瓜娃子!好好的日子不过,要去找女人。你现在有点臭钱要不完了!你的本钱是哪个给的?还不是我老钱家给的!你这个黑了心肝的二流子!”

  冯军也不敢还手,只是跪下求饶:“妈!妈!我错了!您饶了我!是我黑了心肝,是我混账!”

  冯军该打,钱美兰本来也不心疼,只是阿妈现在的样子和路边的泼妇没什么区别,让第一次上门的郭思源看见不太好。

  而且尽管郭思源没说什么,可是他眉头微皱,显然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撒泼的情景。

  钱美兰喊了一声“阿妈”,然后给她递了一个颜色。

  钱妈妈看了看郭思源的面色,立马松开了冯军。

  冯军得了空,立马跪走到老婆面前,声泪俱下恳求原谅:“香兰,我错了!我犯了天底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求你看在两个孩子的面上原谅我,我一定会洗心革面和你好好过日子!呜呜呜······”

  天底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钱玲兰忍不住冷笑一声,这台词真是太熟悉了,也太可笑了!

  香兰厌恶地推开丈夫攀上自己的手,可刚一推开,冯军又会死皮赖脸贴上去。

  一旁的美兰怒吼道:“冯军,你这个人渣还不离我姐姐远一点!”

  冯军继续装着可怜:“小美,你在这里也住了七八年,姐夫一直都对你不错。我知道你恨我,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一定央求你姐姐原谅我!”

  说着冯军又开始扇自己耳光:“我是混蛋,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

  冯军打的亲情牌确实刺痛了美兰。她在老家县城求学的日子,姐夫是对她不薄。

  美兰又气又憋闷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幸亏钱玲兰回来了,否则凭着心软的香兰和美兰,冯军轻而易举就能把两姐妹糊弄过去。

  “哐啷”一声,钱玲兰把一个搓衣板扔到了客厅的地板上,手里还拿着一根鸡毛掸子。

  “冯军,你既然知道做错了。那么我们就按辣妹子故乡的规矩来怎么样?”

  钱玲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那笑意在冯军看来却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钱玲兰在农村老家有活阎王的名声,打架骂人样样不输男人,村里没人不怕她的。

  这些冯军都知道,如今活阎王要使招在自己身上了。

  冯军真是怕钱玲兰这个妻妹得紧,他咽了咽口水,跪在了搓衣板上。

  这时,钱玲兰提了一根凳子,坐到冯军身边,像审问犯人一般冷冷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对,没错,在钱玲兰眼里,冯军就是一个在妻子孕期出轨的禽兽,比犯人还不如。

  “包红梅。”

  冯军忍着膝盖的疼痛,回答道。

  “包红梅。”钱玲兰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你们怎么认识的?在一起多久了!统统给我交代清楚!”

  在冯军回答之前,钱玲兰又补充了一句:“姓冯的,你知道我的个性,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你要是敢对我撒谎,我能把你整个冯家弄翻天,你信不信!”

  “信信信!”冯军不住点头,“我一定老实说老实说!”

  原本还想着半真半假的冯军,嘴里再也不敢有半句隐瞒。

  “我和红梅是在洗脚房认识的。她那个时候刚刚和老公离婚,熟悉了之后我们就慢慢走到了一起,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两年!”香兰一阵哀嚎。她想不到自己竟像个傻子一样,被骗了两年的时间。委屈的泪水从原本就红透的眼里再次喷涌而出,“还有店里挣的钱呢?是不是被你拿去养女人去了!”

  美兰也惊得说不出来话,她离开老家去滨海读大学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也就是说自己当初还在这里的时候,姐夫就已经出轨了?

  美兰又恼又恨,为什么自己当初那么蠢,没有发现姐夫的异常?!要是二姐在就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美兰刚才对姐夫的一点点感激之情,瞬间就荡然无存。

  冯军哭丧着脸:“香兰,我只是拿了一点点给她用。”

  “你还在撒谎!”香兰哭喊着,“我已经去银行查过了,里面根本就没几个钱,你不是拿去养野女人去了还能做啥!”

  “香兰我一时糊涂,我真的不敢了,我下次真的不敢了!”

  冯军苦苦哀求。

  可是钱玲兰之前就万般无奈才把大姐嫁给了他,现在她有了能力就绝不可能看着悲剧第二次发生。

  又是“哐啷”一声,气愤的钱玲兰站起来把自己的凳子一脚踢到一边。

  她一只手拿着鸡毛掸子轻轻打在另一只手上,冷冰冰道:“我大姐心软下不了手,那么我就来替她教育教育你这个不听话的男人!”

  冯军求饶的话还没说出口,鸡毛掸子就打在了背上,疼得他呲牙咧嘴。

  钱玲兰力气不小,下手也不轻,冯军的背上至少留下血印子。

  “这第一下,是打你伤害了妻儿!”

  随着冯军“啊”的一声,第二下又接踵而至。

  “这第二下,是打你辜负了我们家对你的期望!”

  冯军已经疼得冷汗直流,他本能地爬起来就跑奈何强子带着人堵住了门,冯军根本就逃不出去。

  “强子,把这个混蛋给我押过来!”

  对着钱玲兰一声令下,冯军又被强子按在搓衣板上跪了下来。

  “第三下,我是替全天下的女人打你这种负心汉!”

  随着钱玲兰的数落,鸡毛掸子再一次落到了冯军的身上。

  钱玲兰这三下也打到了郭青松和郭思源的心上。

  早就听说辣妹子泼辣又彪悍,搓衣板和鸡毛掸子就是他们驭夫的法宝,今日一看果真不假。

  郭思源甚至有些同情哥哥,美兰还算温柔,可是钱玲兰那可是四川女人中的战斗机。要是将来他俩真的在一起,可以想象哥哥过的会是什么日子。

  郭青松看着这场景也有些心虚,一抬眼正对上郭思源投射过来的意味不明的目光。

  两兄弟面面相觑,难得有一种心中灵犀的错觉。但很快,郭青松就移走了视线。

  三下过后,钱玲兰本也没打算再打,可是冯军却叫嚣了起来。

  “钱玲兰,你仗着你是大教授、大律师就了不起了吗!就可以这样欺负人了吗!”

  钱玲兰扔掉鸡毛掸子坐到大姐身边,对着冯军道:“我做事我自然会承担。火锅店就当做我对你的赔偿,这套房子还有彬彬归我姐,你们离婚吧!”

  冯军早就对钱玲兰不满,此时更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反抗道:“钱玲兰你也太嚣张了吧!香兰才是我的老婆,你凭什么帮她下决定!你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了吗?我和香兰有十几年的感情,还有两个孩子!”

  钱玲兰根本不理会冯军的叫嚷,看着姐姐说道:“大姐,你已经在这个混蛋身上浪费了十几年的青春,难道还要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赔在他身上吗?!”

  香兰不像钱玲兰果敢坚毅,她在母亲的强势下,从小就形成了软弱没有主见的个性。现在让她一下子做出决定比杀了她还难。

  香兰还没表态,钱妈妈就冲出来说道:“香兰你不能离婚!你肚子里还有个小的,你不可能让他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吧?男人嘛,一辈子难免有犯错犯糊涂的时候。小玲打也打了,你再骂他一顿出出气,他在跪下来给你道歉,保证下一次不再犯,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节选自头条小说《翻案后,总裁成了小狼狗》,点击书名可以直接阅读,已经完结,全本免费。写书不易,希望大家多多点赞,多多支持!谢谢,比心!

在线咨询

点击加微信

复制成功
微信号已复制成功,请按确认跳转微信页面搜索添加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