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情感挽回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挽回 > 文章正文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作者:心语 2021-08-28 11:50:01

35岁离婚女人自述:我用结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悲惨的生活

文 | 非也

春节已经结束了,想必很多人在这个节日上都有被催婚的经历。

年轻的、大龄的、离异的,只要是单身,无论自己一个人活得多么爽,在父母眼中都是个“孤苦伶仃”的人儿。

哪怕,她们自己的婚姻一片水深火热,依旧执着地告诉你:孩子,人总是要结婚的,不然太可怜了。

又或者,因为从小缺爱,想要一个幸福的家庭,所以急吼吼地把自己嫁了。

对这些人而言,结婚是一场漫长的逃离。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我是为了父母而结婚”

邻居小妹说:“我是为了父母结婚的,不然还要再等一等。其实,我对他是不满意的,但是每年回家,我妈都给我安排很多相亲对象,什么歪瓜裂枣都有。好像我是什么滞销的瓜果蔬菜,再不处理,就会烂在地里了。也许,只有结婚了,她才会停止这种唠叨,才能把我当成一个成年人看待。”

在她出嫁那天,她的妈妈似乎终于放下心里的一块石头。

意味深长地说:“终于把你嫁出去了,以后不用我操心了。”

她又何尝不知道母亲这种心理呢?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曾经,她也执拗过,但是年龄越大,她自己也越来越渴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不是因为多么渴望爱情,而是因为觉得在那个家里,她可以自己做主,不要再被父母耳提面命。

青春期的叛逆延续到了现在,她终于还是半推半就地妥协了。

原以为此后生活必然一派祥和,然而,还没熬过蜜月期就发现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婚姻并不比糟心的原生家庭更让人舒心。

丈夫一如既往沉默寡言,但并不能像婚前那样包容她的急脾气。

不过一年,他的脾气倒越来越大了,开始抱怨她事业心太重,完全不顾家里。

更让她郁闷的是,结了婚生了娃,家庭开销暴涨,他却并不以为意,依然心安理得地做着月入五六千的工作。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原本,两个人要结婚最好是互相考察、磨合一段时间,但是在彼此家庭的重压下,她们似乎都无法理性地去思考这些问题,害怕让老人失望或生气,只能将错就错地处下去。

结果,结婚不过两年,她就想离婚了。

再回头去看当初迈入这段婚姻的心路历程,她忍不住悔恨:“如果当初知道结了婚,生活依旧让人压抑,我干嘛要结婚?现在后悔死了。”

其实,我是提醒过她的,可那时候她一心想要通过结婚逃离母亲的唠叨和冰冷的家庭氛围,几乎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去结婚。

再诚恳的忠告都显得无比苍白。

多少人都是这样,因为不被原生家庭包容,而着急忙慌地想要组建自己的小家庭。

结果却发现,幸福并不如自己期待的那样如期而至,反而因为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而陷入另一段更让自己寒心的关系中。

于是,不幸福的婚姻开始了让人失望甚至绝望的代际传递。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为爱,我可以飞蛾扑火”

好友姗姗的婚姻也是一场逃离,只不过更隐秘一些。

从小因为父母忙,她早早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从大二开始,学费也自己挣。

她总想着早一点独立,就不用再听妈妈诉苦了。

一直以来,她都很理解妈妈的不容易,但是以前要读书无能无力,只能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早点出来工作,不再做父母的负担。

那种感觉让她窒息。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那时候她刚刚毕业,独自一人到陌生的城市工作,孤立无援,遇到了阅历丰富的他。

他不辞辛苦地陪她面试、找住的地方,周末开车带她去爬山。

他的陪伴给了她极大的满足,长这么大第一次体验被人全然照顾着的感觉。

那份难得的安全感让她很快就沦陷了。

只是那时候她不懂得,一个男人为了追到你可以多柔情,而到手之后又可以多薄情。

婚后的生活并不如她意。

很快越来越多的问题暴露出来,她发现那个看起来事业有成、阅历丰富的男人,不过是个巧舌如簧的大骗子,而且还有家暴倾向。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可是,刚开始她选择原谅,不相信曾经那么温柔的人本性能坏到哪里去。

的确,他也不是特别坏,但是却足够薄情。

“也许是因为得到太容易,所以不懂得珍惜吧?”她反思说,“而我又拿什么跟他讨价还价呢?为了不让他发脾气,我辞了工作,与朋友也逐渐断了联系,现在只有他了。”

到后来,生活变成难以忍受的炼狱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那么傻,为了一个错误的人而伤害了真正爱自己的人,也忘记了爱自己。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只是,太缺爱的经历,让她有如饿了很久肚子的人一样,碰到别人稍微对自己好一点就感动得失去了理智和判断,而在受到伤害的时候,又不相信自己值得拥有更好的人。

在现实中,这样的人还少吗?

我见过很多不幸的婚姻,大都有一个缺爱的人,因为渴望那一点点温暖而飞蛾扑火,却不知道爱情本来就让人受尽委屈。

其实,这是个误解。

好的爱情不见得一帆风顺,但一定是能够给人积极力量。

那些让我们受尽委屈和折磨的从来不是爱情,而是执念。

那份执念里,藏着我们在原生家庭里求而不得的温暖、爱以及认同。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我希望更多被看见”

还有一些人,结婚只是希望被看见。

小范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从小就感觉自己好像是捡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和父亲长得实在有点像,她都不敢相信这世上的确有些父母根本不爱自己的孩子。

“我就像是多余的,和《流金岁月》里的朱锁锁一样,可惜我没有她那样出众的外貌,更没有她那样开挂的运气,只能靠自己一点点打拼,到现在终于能够独立了。”她说。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经济独立后,她开始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能够把自己放在心里的人相伴一生。

找了很久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温柔体贴的人,他愿意分担家务,还浪漫多情,很有生活情调。

她感觉那就是自己所需要的。

可是,短暂的满足后,她发现自己心里那个窟窿还是没有被填上。

他的温柔、体贴都是有条件的,并不能像自己期待的那样给自己无条件的关注和接纳。

失望过她才明白,从别人身上找存在感终究是要失望的。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不可否认,有些人有幸找到了对的人,治愈了原生家庭给自己带来的创伤,但是绝大多数人可能不得不花一生去逃离。

甚至,即便是看起来很独立的人,在感情里也会变得不由自主。

比如,《流金岁月》中的蒋南孙或朱锁锁。

她们都活得清醒而独立,但是在选择另一半的时候,依然会下意识地选择能够带着自己逃离原生家庭的人。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所以,蒋南孙一开始选择了章安仁,而朱锁锁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能够给她父爱般关爱和照顾的叶谨言。

在原生家庭里,她们都是被忽视的人,所以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那个重视自己的人。

而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选择,很多时候自己都意识不到,但就是摆脱不了。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开始爱自己,才能真正解脱

不知你是否发现,原生家庭幸福的人,婚姻往往很幸福,相反原生家庭不幸福的人,各有各有的婚姻问题。

为什么会这样呢?

心理学认为,成年后的亲密关系是童年时期亲子关系的复制,小时候我们与父母的关系,会延续到成年后,更会延续到婚姻中。

如果,原生家庭能够给我们足够的爱、安全感、重视、理解,我们将拥有足足的底气去探索感情的无常和永恒,一如《流金岁月》中一生似少年的王永正。

这无疑是幸运的。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然而,总有些人,一如邻居小妹、姗姗、小范,从小体验了太多原生家庭带来的冷落、控制,无法坚定地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更无法好好爱自己。

结果呢,注定要带着一身伤一刻不停地逃离、寻找,渴望着寻得一片栖息之地。

可是,生活有时候就是那么残酷,尤其是感情的事,好的感情往往发生在两个足够成熟和健康的人之间。

带伤的人往往都是带刺的,渴望拥抱,却又会不自觉地用自己的一身刺去扎别人,结果把人越推越远。

更让人沮丧的是,你越是表现的缺爱,越容易吸引那些情感猎人,因为虚弱的你让他们觉得很好征服。

所以,为了逃离原生家庭而匆匆结婚的人,不过是逃离一个困境掉入了另一个陷阱,而对爱的渴望和信心也在持续的打击中消失殆尽。

当然,幸运的人也是有的,比如蔡少芬。

她有一个嗜赌成性的母亲,所以很小就不得不出来工作养家,但是辛辛苦苦挣的钱都被母亲拿去赌了,为了还债,她陷入了多段饮鸩止渴般的爱情,因此吃尽了苦头。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回想当初,她说:“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垃圾。”

一个人一旦放弃了爱自己,就容易破罐子破摔,结果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直到遇到张晋,他的温柔和包容,让她如获新生,终于有勇气抛开原生家庭的枷锁,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

35岁离婚女性自述:我用成婚逃离吸血鬼庭后,过着凄惨的日子

然而,在遇到那个对的人,之前我们首先得学会爱自己。

试想一下,假如蔡少芬不是那么优秀,那么努力,又怎么可能遇见张晋呢?

作者简介:非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英语文学译者,自由撰稿人。个人微信公众号:非也漫谈(feiyemt)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复制成功
微信号已复制成功,请按确认跳转微信页面搜索添加
取消